不久前,寧波市政府出臺了旨在穩增長調結構的“二十六條意見”。此舉遂使寧波獲譽“打響刺激經濟第一槍”。

  而其中所包括的“輕稅減負”,尤為引得輿論和資本市場矚目。在“寧波首踐企業減稅”等消息刺激下,寧波板塊的多只股票一度出現漲停。

  “‘二十六條’被外界過度解讀了?!睂幉ㄊ邢嚓P部門接受新京報采訪時表示,寧波此次“輕稅減負”的政策“是落實國務院及浙江省的相關精神”,“地方創新的東西不是很多”。

  同時,減稅力度也距離外界的預期存在不小差距。據當地稅務師測算,年納稅30萬的企業,從中獲得的稅收優惠不超過2.4萬元。而有寧波企業稱,其所承擔的稅費負擔已占到利潤的30%左右。

  寧波市經信委官員稱,此次寧波減稅之所以得到超出政策本身的渲染,反映出企業對于紓緩稅負之重的渴望。

  寧波減稅走紅

  在上半年工作經濟會議上,寧波市政府拋出了意在減輕企業負擔的“二十六條”。

  7月20日午后,A股市場上寧波板塊突然整體噴發。寧波富達(600724)、寧波海運(600798)等股價漲幅逾5%,而寧波聯合(600051)、寧波建工(601789)、寧波富邦(600768)個股更是“瞬間封死漲?!?。7月23日開盤時,這一強勢表現仍在持續。

  市場廣泛普遍地將寧波板塊走強的原因追根溯源至7月16日。該日,寧波市政府在“全市上半年工業經濟工作會議”上,拋出了一紙編號“甬政發〔2012〕71號”名為《關于推進工業經濟穩增長調結構促轉型的若干意見》(以下簡稱《若干意見》)的文件。

  寧波市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提供的文件顯示,《若干意見》有七大部分,其中包括“認識推進工業經濟穩增長調結構促轉型的重要性和急迫性”、“切實減輕企業稅費負擔”、“加強工業有效投資”、“推進企業科技創新”、“強化資源要素保障”等。

  上述部分又被細分為二十六條具體的細則。因此,寧波官方和企業習慣稱之為“二十六條”?!岸鶙l”中,以“加大稅收政策扶植力度”最為引人矚目。

  由于眼下外界不時質疑“結構性減稅雷聲大雨點小”,寧波當地媒體把“二十六條”投稿給浙江省報和電視臺后,這一消息迅速被更大范圍的輿論捕獲,褒獎之聲隨即接踵而至。

  比如,有媒體將寧波的舉動稱贊為“打響全國刺激經濟的第一槍”。而更多的報道則集中在了涉及“輕稅減負”的幾點?!皩幉ㄊ综`企業減稅”、“加強了投資者對財政政策大幅放松的預期”等溢美之詞見諸報端。

  企業反應平淡

  “落實和貫徹國務院和浙江省的現有文件”的減稅措施未讓企業感到興奮。

  但與輿論的“亢奮”形成鮮明對比,寧波當地的企業反應平淡?!皫讉€老板就翻了幾下材料,除了說‘可以拿到一點點錢’外,沒有多少激動的表情?!?月26日,“8718公共服務平臺”常務副主任王琮茗回憶說。

  據悉,“8718平臺”,受寧波市政府委托收集企業的困難問題,扮演著二者之間橋梁的角色。7月16日這天,王琮茗接到經信委通知后,遂召集了十余個當地中小企業的老板作為企業界代表與會。

  多位當地企業負責人向新京報記者介紹,他們并沒有聽到關于“減稅”或“二十六條”的消息。即便有老板“聽說了這件事”,也未將此事視為重大政策進行“仔細研究”。

  位于寧波市象山縣、主營嬰兒保育設備的上市公司戴維醫療(300314),7月21日在深交所投資者關系互動平臺上表示,寧波出臺的一系列減稅措施對公司業績會有影響,但影響不會很大。

  “‘二十六條’中減稅的部分被外界過分解讀了?!?月27日,寧波市地方稅務局一周姓工作人員稱,此次寧波出臺的幾項稅收優惠的政策,均是“落實和貫徹國務院和浙江省的現有文件”。

  而寧波市經信委副主任葉春華也證實,寧波只是根據自身情況,“落實了國務院和浙江省的精神”,“既沒有在現有的政策法規之外減免企業稅收,也不是‘給企業送上一份大禮’”。

  據悉,寧波市經信委是“二十六條”的牽頭制定部門。其中,政策法規處工作人員王懿棟參與起草了初稿。按政策來源,王將“二十六條”分為三種類型:貫徹性政策、地方部門性政策及獨創性政策。

  “減稅屬于貫徹性政策?!睋踯矖澖榻B,寧波減稅的所有政策均出自《國務院關于進一步支持小型微型企業健康發展的意見》、《浙江省人民政府辦公廳關于保持工業經濟平穩較快增長促進工業由大變強的通知》和《浙江省人民政府辦公廳關于促進小型微型企業再創新優勢的若干意見》(浙政辦發〔2012〕47號)等文件,“地方創新的東西幾乎沒有”。

  根據公開報道,在今年4月20日浙江省出臺“47號文”前后,溫州、金華等地就已經著手小微企業減稅。如溫州去年就出臺了“財稅新規”,給予年應納稅所得額3萬元以下的小微企業以稅收優惠。

  實際優惠有限

  對照“二十六條”的減稅措施算賬,寧波“輕稅減負”力度沒有外界預期的大。

  在中匯(寧波)稅務師事務所的稅務師李好峰看來,由于分稅制下地方政府權力有限,寧波“輕稅減負”力度沒有外界預期的大。

  “對年應納稅所得額低于30萬元(含30萬元)的小型微利企業,超出國家規定的應納稅所得額6萬元以上部分的地方稅收貢獻,可部分或全部獎勵給企業用于轉型升級”的政策優惠,李好峰測算稱,按20%的企業所得稅率計算,一家年納稅額30萬元的企業,從中獲得的稅收返還最高額為2.4萬元。

  同時,李好峰稱,“對年應納稅所得額低于6萬元(含6萬元)的小型微利企業,其所得按50%計入應納稅所得額,按20%稅率征收企業所得稅”為企業帶來的稅收優惠不超過6000元,“減稅力度有限”。

  需要注意的是,享受此項政策優惠的范圍僅限于“小型微利企業”。根據相關規定,小型微利企業需滿足“從事國家非限制和禁止行業”、“工業企業,年度應納稅所得額不超過30萬元,從業人數不超過100人,資產總額不超過3000萬元”等3個條件。

  同時,“二十六條”規定,能夠拿到“創立之日起3年免征、第4至5年減半征收水利建設基金”的小微企業,則須“符合產業政策導向”。寧波市經信委產業規劃處負責人周平解釋稱,“這里的‘產業政策導向’,主要是指寧波的‘4+4+4’產業升級戰略?!睋?,“4+4+4”中涉及的產業多為新能源、節能環保、石化汽車、服裝加工等。

  諸多限制性條件,使得外界原以為“普惠式”減稅政策的適用范圍縮減。

  寧波星辰物流總經理賀舟艦則擔心,減稅政策的傾斜可能會導致尋租空間的出現,“符合條件但沒有關系的企業可能拿不到優惠”。

  另一不愿具名的寧波老板透露,其歐美客戶獲悉寧波出臺減稅及其他優惠政策的消息后,“打來電話壓價”?!八麄冋J為政府給的優惠就要在產品價格上體現出來?!痹摾习宸Q,此番場景在之前國家提高出口退稅率時就出現過。

  據悉,寧波市經信委曾于7月9日浙江省人大常委會在寧波調研期間提議“進一步加大中小企業結構性減稅力度”。周平建議說,國家“應對微型企業免征所得稅;對小型企業減半征收所得稅;對符合產業政策導向的中型企業,有條件降低所得稅稅率”,“還要對壟斷性行業和暴利性行業征收‘暴利稅’”。

  周平認為,外界之所以為本身力度不大的“寧波減稅”鼓掌,甚至是誤讀,“能反映出企業和輿論對大規模減稅的渴望”。

  來自市政府的授意

  從初稿形成到最終定稿,“二十六條”修改了七八次,而前期的調研“匯總了之前領導的一些調研情況”。

  “說寧波開減稅先河,有些言過其實?!蓖踯矖澐Q,“二十六條”的出臺系寧波市政府相關領導授意。

  據王懿棟介紹,其所在的政策法規處在今年5月下旬接到的任務,“中間有大量的時間是深入企業調研,同時也匯總了之前領導的一些調研情況”。有官方數字稱,2011年,寧波市委書記王輝忠、市長劉奇分別走訪企業50余家和100余家。

  王琮茗則說,他們和幾十家行業協會也在此間利用政府調研、座談會等機會,“積極建言獻策”,“我一直呼吁的‘政府采購向本地小微企業傾斜’和‘加大對小微企業的土地保障力度’最終也寫進了文件”。

  “從初稿形成到最終定稿,修改了七八次之多?!蓖踯矖澐Q,牽涉在內的地稅局、科技局等部門均對具體的政策細則多次討論,“根據寧波實際,增加和刪減了一部分內容”。

  相比6月30日時寧波市政府內部發布的“征求意見稿”,最終成文的《若干意見》關于“對小微企業稅收返還”一條的表述中,由“全部獎勵給企業用于轉型升級”變為“部分或全部獎勵給企業用于轉型升級”。同時,增加了“企業呼聲較高”的“加快中介服務機構市場化”。

  “用‘打響刺激經濟第一槍’來表述二十六條的作用比較恰當?!蓖踯矖澱f。而葉春華呼吁說,“減稅只是二十六條中的普通一條”,外界尤其是本地的企業家應關注到其他的優惠和扶植政策。

  寧波經濟下滑

  受大宗商品價格大幅波動的影響,寧波規模以上企業利潤大降,這也是“二十六條”出臺的背景之一。

  據葉春華介紹,寧波市施行“二十六條”的大背景是“今年上半年寧波工業經濟出現下滑”。

  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寧波市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工業利稅總額、利潤總額同比分別下降23.8%、37.3%,企業虧損面在前五個月同比上升5.8%后達到了24.3%。

  周平說,寧波的工業企業結構為“頂天立地的大企業、鋪天蓋地的小企業”。其中,以石油化纖、黑色金屬加工等為主的規模以上企業約7000家,而中小微企業在數量上占比超過99%,產值逾75%,是“寧波經濟活力所在、稅收的重要來源”。

  周平稱,寧波規模以上企業利潤大幅下降,主要是受到大宗商品價格大幅波動的影響。據報道,曾問鼎“全國最賺錢煉油廠”的寧波鎮海石化,今年上半年煉油業務虧損達4.23億元。

  以外向型為主的寧波中小微企業的生存處境則更為艱難?!吧夂茈y做?!睂幉ū眮鰠^一規模中等的文具生產工廠的老板徐琳(化名)稱,其主要出口市場為歐美和日本,“今年能明顯感覺到訂單大幅萎縮,而且客戶要求也越來越苛刻”。

  訂單減少的同時,工人工資卻從幾年前的每月2000元漲到了3500元,“還要管食宿”。此外,由于海外客戶的資金同樣較為拮據,徐琳工廠的應收賬款周期從原來的40天變長至60天,“有的甚至到了90天”。

  人民幣的不斷升值也使徐琳“1支筆只賺幾分錢”的文具廠去年的幾十萬利潤“憑空蒸發”?!澳昵敖訂螘r,客戶往往與我們約定1年不能漲價?!毙炝章裨拐f,如此一來,她會發現隨著人民幣升值有些訂單到交貨時“變得賺不到錢”。

  而在寧波江北工業開發區,一王姓工人估計,其所在的以出口為主的機械加工廠,今年的接單量“下降1/3不止”。王說,兩年前,他的上班時間為“早8點到晚8點”;去年時縮短為“正常的8小時”;而眼下他上班時間為“早6點到中午12點”。

  即便是這6個小時,“很多時候也是閑著聊天”。王稱,其拿到手的計件工資已經從兩年前最高時的每月5000多元下降到了目前的不足3000元,“這里面還包括了工廠為留住工人所發的淡季補貼”。

  比“苦苦掙扎”的生存狀態更甚,有些小微企業甚至破產關門。一原本主營眼鏡機器制造的毛姓老板透露稱,由于過去兩年間因利潤趨薄“沒有賺到錢”,加之今年初幾筆賬款因溫州客戶跑路無法收回,他在今年初解散了三十余名工人后開起了黑車。

調查

  部分企業抱怨稅費過重

  納稅95萬的企業,1年繳納各種收費約32萬、銀行手續費約13萬

  數次前往企業調研的寧波市經信委產業規劃處負責人周平了解到,當前寧波中小微企業面臨著“稅費過重、訂單減少、融資難”等發展難題,“企業抱怨最多的就是稅費過重”。

  各項收費占比過高

  “8718平臺”的統計顯示,長期以來,“融資”、“土地”和“稅費”一直在企業向其反映的困難問題中排名前三。比如今年5月,“8718”共接到企業反映的困難問題500多個,其中關于“稅費”的有91個,占比17%。

  “8718平臺”常務副主任王琮茗曾在今年上半年對寧波當地多家小微企業的稅費負擔做過調查。調查表中,他將“稅費負擔”分為五大類:行政事業型收費、主要稅負、服務咨詢類收費、銀行業收費、各種攤派集資和罰款。

  以當地一家主營新材料的企業為例,該企業去年稅費支出達140.76萬元。據悉,該企業擁有固定資產約8000萬元,職工280人,并于2011年擴建了廠房。

  具體來看,這家企業去年共繳納行政事業型收費18.35萬元,包括散裝水泥專項基金106元、征地管理費1176元、白蟻預防費38400元、貨物港務費25000元、培訓班收費30000元、殘疾人就業保障基金15240元等25項收費內容。

  稅負方面,這家企業去年納稅總額為95.38萬元,其中企業所得稅61305.5元、個人所得稅28297.9元、營業稅53300元、增值稅185848.5元、房產稅241055元、城鎮土地使用稅360491元、印花稅23461.7元。

  同時,該企業還有包括60000元節能評估報告、20000元環境影響評估報告、20000元驗資報告、18000元財務審計報告、防雷測試70元等在內的合計13.97萬元服務咨詢類收費的支出。此外,該企業辦理各種業務時向銀行支付了總共13.06萬元的手續費。

  做實業不如老婆賣房掙得多

  另一家年產值約1.3億元的中型模具企業,去年繳稅1153.3萬元,包括增值稅777.7萬元、企業所得稅300.2萬元、房產稅36.9萬元、城鎮土地使用稅82177元、印花稅30028.9元等。此外,該企業還“掏出”了5500元的報刊費、10000元的贊助費以及4500元的車輛罰款。

  徐琳的工廠去年毛利潤約300萬元,“其中30%交了稅費”?!昂芏嗥髽I都反映,稅費和利息占去了一半以上的利潤?!蓖蹒f。

  “有些本身就微利的企業,在繳完稅和付完利息后剩不下太多利潤?!睋芷浇榻B,有幾個小老板曾向其抱怨“做一年實業下來賺的錢,還比不上老婆買賣幾套房”。

  當地另一家不具姓名的老板更是坦言,其公司會通過一些會計操作合理避稅,甚至是偷稅,“否則公司早就關門了”。

 背景

  減稅政策落實乏力

  去年我國中小企業爆發危機,與此同時全國財政收入在去年首次突破10萬億,各方針對企業減稅的呼吁此起彼伏。去年下半年政府出臺了一系列減稅政策,然而在今年上半年經濟增速與財政收入增速明顯下滑的背景下,減稅措施落實乏力。

  減稅措施去年密集出臺

  去年下半年,我國中小企業爆發的生存危機引發各方關注。隨后國務院及各部委密集出臺扶持小微企業的各項優惠政策,其中對企業的減稅被放在首位。

  財政部在去年底發布了多項針對中小企業的減稅政策,包括大幅提高增值稅和營業稅起征點;將小微企業減半征收企業所得稅政策延長到2015年底并擴大范圍;自2011年11月1日至2014年10月31日,對金融機構與小微企業簽訂的借款合同免征印花稅;將符合條件的農村金融機構保險收入減按3%稅率征收營業稅的優惠政策延長至2015年底。

  同時取消了22項行政收費,包括從今年1月1日起至2014年底對小型微型企業免征部分管理類、登記類和證照類行政事業性收費。并承諾清理各種涉企亂收費。

  除為中小企業減負外,從今年1月1日率先在上海試點的營業稅改增值稅,也因緩解重復征稅,而被認為是重大的稅制改革和減稅措施。

  今年上半年經濟增長趨緩,政府財政收入增幅出現明顯回落,財政和稅收收入從去年的20%以上回落至10%左右。

  除經濟放緩外,財政部稱,增幅回落的原因還包括價格漲幅回落以及實施結構性減稅政策。

  仍有減稅空間?

  在財政收入減速的情況下,除營業稅改增值稅繼續擴大試點外,財政部并未再出臺新的針對企業的重要減稅措施,而將重點轉向此前優惠政策的落實。

  此前有媒體報道,江蘇某地區根據政策規定上調企業增值稅、企業稅起征點至2萬元的同時,該地區稅務部門在估算企業的月營業額時,都提高到了2萬元,原來每月只需繳納180元的國稅,現在提高到了600元。此外還有湖南邵陽甚至讓企業把未來的所得稅“預繳”上來。

  在這種情況下,財政部和國家稅務總局今年5次表態依法征管,堅決不收“過頭稅”。不能以稅收收入任務緊張為由在落實稅收優惠政策上打折扣。

  此前有業內人士呼吁設定方案,在一定規模內專門針對中小企業進行減稅。在經濟和財政收入下滑的同時,更應該對企業減稅,以激發企業活力。

  中央黨校國際戰略研究所所長周天勇此前稱,讓稅務部門主導設計并執行減稅方案,如同讓貓設計一條不吃魚的方案。貓吃魚的沖動總是在那里,同理,如果征稅部門的思路里總是“多收稅”的概念,怎么減也是減不下來的。

  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重點實驗室主任劉煜輝認為,在經濟下滑的同時,政府仍有減稅空間。政府應節約開支,減少產業政策、區域政策中那些效率低下的財政補貼。

  根據國家稅務總局的統計口徑,去年近9萬億的稅收收入中,來自各類企業繳納的稅收收入占比為92.06%,來自居民繳納的稅收收入占比7.94%。

  中國社會科學院財政與貿易經濟研究所所長高培勇此前表示,這種高比例、大規模的稅收收入集中來源于各類企業,會普遍加重各類企業的稅收負擔。加之不同規模企業之間競爭能力的差異,小微企業會承受更重的事實稅收負擔。

 二十六條內容節選

  ●年納稅所得額低于30萬元(含30萬元)的小型微利企業:在2012年1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期間,超出國家規定的應納稅所得額6萬元以上部分的地方稅收貢獻,可部分或全部獎勵給企業用于轉型升級。

  ●年應納稅所得額低于6萬元(含6萬元)的小型微利企業:其所得減按50%計入應納稅所得額,按20%的稅率征收企業所得稅。

  ●符合產業政策導向的小微企業:自創立之日起3年內免征水利建設基金,第4至5年減半征收。

  ●經營困難、符合產業政策導向的中小型企業:2012年1月1日至2013年底,經地稅部門批準,減征或免征城鎮土地使用稅、房產稅、水利建設基金。

  ●自2012年1月1日至2014年12月31日,對小微企業免征管理類、登記類和證照類等行政事業性收費項目。

 

2012年08月06日

《職業服裝通用技術規范》出臺
積極應對國外技術貿易措施 寧波企業“與狼共舞”

上一篇

下一篇

“寧波減稅”出臺始末:市政府授意 實際優惠有限

添加時間: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色偷偷2019免费视频观看_特黄特色的大片观看免费视频_无码国模国产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