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在肯尼亞用回收垃圾制造,售價高達140 英鎊的手袋,真的能夠改變世界嗎?至少,Vivienne Westwood的野心比時尚圈大得多。

        如果用三個詞形容Vivienne Westwood位于倫敦巴特西(Battersea)的辦公室,那就是肅靜、高效、粉紅。這里的前臺、墻壁、女孩們穿的衣服都是粉紅色,就像一個情色版的聯合國總部。通往Vivienne辦公室的一路上也滿眼粉紅,走道像根輸卵管,通到一個又高又亮的房間,外面還有一個空蕩蕩的露臺。

        一開始看不見Vivienne的蹤影。在洗手間響起一陣水聲之后,她就悄然出現了。她個子嬌小,腳穿棕色涼鞋和短襪,身著一條寬大的裙子,看起來就像一個被巨大的格紋風箏困住的小女孩。她紅棕色的頭發別在耳后,畫著紅色的眼線。這樣的畫法據說是“受油畫啟發。如果你觀察油畫里的人物,就會發現他們的眼睛里都抹著一絲朱紅”。

        Vivienne更是直接把這種朱紅涂滿了整個眼眶,因為“我的眼窩很深,如果眼線畫得太淺就會讓眼睛看起來更小”。帶著這斑斕的妝容,Vivienne像滿滿一瓶夢幻似的在辦公桌前輕輕坐下,舉止考究,帶著探究的神色。

        “我們之前見過,是吧?”她以她特有的輕柔嗓音說。我告訴她,我們大約五年前在紐約的一次午宴上見過,她那時還說她喜歡我的打扮,所以我今天故意穿成討她喜歡的風格。Vivienne微微一笑,用濃重的英國腔說:“嗯,不錯不錯?!?/p>

用時尚拯救地球”

        戴上一副白色大框眼鏡,Vivienne準備好迎接第一個問題。我問起她最近的項目——和國際貿易中心合作,雇傭肯尼亞的工人,以當地的回收垃圾生產一系列配飾。事實上,Vivienne剛從肯尼亞首都內羅畢回來,她去那兒和工人會面,并在垃圾堆上拍了一組時尚大片。

        “你想知道我為什么去非洲,是嗎?”她帶著一臉迷惑問。

        “這么說吧,我們在那兒做了三件事。我們??”說到這兒,她的話題跳轉了:“通常,我不一定會應邀去某個地方。這有兩個原因,一是我不喜歡坐飛機??”說到這兒,她又岔開了話題:“不過一到非洲,我的感覺就不一樣了。長途飛行的確讓人很不開心,但是一到那兒??”說到這兒,她停了下來,仿佛忽然意識到自己有點前言不搭后語,于是說:“噢,我在嘮叨些什么啊??”

        我只好說:“沒有,你沒有在嘮叨?!?/p>

        “我在,我在嘮叨!”她緊握雙拳叫道,接著從頭開始解釋她為什么要去非洲。理由有二——不,有三,以及她如何不愿意,但最后還是去了,還有長途飛行是如何“不堪且不人道”??說到這里,她又停了下來,露出困惑的表情,一副敗給自己的模樣。她干脆求助于身旁的市場總監:“Christopher,你來說,我為什么要去???”

        Christopher是一個蓄著胡子、身穿粉色女士開衫的男生。他看起來非常篤定,言之鑿鑿地解釋說“Wiwienne”去非洲是為了“開展些討論,并見見她的雇員”。他的口音獨特,抑揚頓挫,就像用德國和意大利口音的混合體在朗誦。他們在非洲制造的鑰匙扣和手袋都將出現在Vivienne秋冬季的T臺。終于,Vivienne也幽幽接過話頭說:“最棒的地方在于,那些手袋都是用回收材料做的,比如廢棄的帳篷、人字拖,甚至骨頭?!痹诳夏醽?,最讓那些以撿垃圾為生的人民欣喜的收獲,就是飛機上扔掉的餐盤?!懊看文阍陲w機上把一份例餐吃剩一半,內羅畢就會有人把剩下的一半撿起來吃掉?!?/p>

        隨后,Vivienne把Christopher支走了?!艾F在還是由我來說吧,”她說。有那么一會兒,我以為她又要走神了,不過一瞬間我終于恍然大悟:原來這就是Vivienne說話的方式——跳躍性的思維,想到哪兒說到哪兒,讓人的思路難以跟上,直想抓狂,而她卻又堅守自己的立場,像傳道一樣繞著“垃圾回收”、“全球變暖”等話題孜孜不倦地說下去,比如“氣候變化的影響非常巨大”,“這是我們面臨的最大的問題”,等等。

        幾年前,在著名的Leonard Peltier一案上,她也曾表現得同樣立場堅定,不依不饒。一位名叫Leonard Peltier的美國印第安人被控于1975年殺害了兩位FBI警官,并被判終身監禁。這一判決在當時頗有爭議,而Vivienne則專門為此發布了一個時裝系列,并設計了一系列T恤來聲援Leonard Peltier——當然,當事人最終還是入獄了。而幾年前,自從發現全球氣候變暖的結果會讓“十億”人擠在一張愛馬仕限量版圍巾那么大的土地上,她對人權問題的注意力就被轉移了。

        “天知道那會是什么樣子,”她嘆道,“我真不知道這怎么可能,怎么能把那么多人擠在??”

所以,現在的Vivienne把很多時間花在“用時尚拯救地球”上。她和丈夫Andreas,還有德國攝影師Juergen Teller一起,在內羅畢待了九天,親身接觸那些為她生產環保材料手袋的人,還站在垃圾堆上讓Teller給她拍了一組秋冬大片。

        Teller一直幫Vivienne拍廣告,主角也多是Vivienne自己和她老公Andreas?!斑@樣更省錢,”Vivienne說。就我個人而言,Teller的照片往往讓我覺得有點不安,在有些照片里,Andreas好像穿著Vivienne的內衣,把兩只手都插在內褲里,Vivienne則頂著一頭蓬亂的頭發跪在床上,樣子像剛遭到了電擊。他們這次在內羅畢的拍攝也毫不例外地充滿挑逗意味:Vivienne穿著閃閃發亮的亮片鉛筆裙和罩衫,涂著慘白的粉底和血紅的唇膏,站在一堆垃圾之上,就像一個穿了一件好得過分的晚禮服的巫毒教巫師。

        在另一張照片里,她還是站在一片垃圾的海洋中間,手拿一個包,包上寫著“I AM EXPENSIV(我很貴)”。在第三張照片中,Vivienne穿著亮片裝,和一個穿婚紗的黑人女孩一起站在一排不知所措的工人面前。這些工人每天的工作就是用廢棄的酸奶盒制作鑰匙扣,日薪10美元。他們制成的鑰匙扣在Vivienne的店鋪里賣30英鎊——這樣才能保證合理的利潤。

聽Vivienne說東道西

        Vivienne知道,這些照片“會引發爭議,引起注意”,但她對此毫不介意。畢竟,她縱橫時尚界已經30年。上世紀70年代,她和第二任丈夫Malcolm Mclaren在國王大道上剛開辦名為“Sex”的門店時,他們在櫥窗里展示的綁帶褲和“可以在辦公室穿的橡膠服”就讓過往行人大跌眼鏡。

        作為設計師,Vivienne在1980年代活躍于巴黎,后來回到倫敦。她創造了一個又一個挑戰傳統審美的裝扮:緊身胸衣和腰墊,網眼刺繡臀墊,男士用假胸,以及鞋頭上的小小陰莖。1992年,Vivienne前去接受不列顛帝國勛章(OBE)時故意擺動裙子,結果被小報記者發現她沒穿底褲?!斑@并非我的本意”,Vivienne說。她聲稱忘記穿底褲完全是出于疏忽。不過14年后,她又再“疏忽”了一回——這次的契機是獲封高級大英帝國女勛爵士(DBE)?!拔掖┤棺泳筒幌矚g穿底褲,穿褲子可能還會穿,要穿也是穿丈夫的絲質四角褲?!盫ivienne笑著說。

        Vivienne的丈夫Andreas Kronthaler是一個身高1.83米的壯男,現在擔任她的品牌創意總監。他一度也是Vivienne最大的冒險。他們于1990年代初相識于維也納應用藝術學院,當時Vivienne是Andreas的老師,大他整整25歲。Vivienne對Andreas的外表一直贊嘆有加,甚至覺得他可以和“練塊兒”之前的施瓦辛格媲美。對他們的性生活,她同樣毫不避諱,經常公開談論。有一次,Vivienne穿著撕開的緊身衣出現在拍片現場,她嘆著氣解釋說:“Andreas今天早上跟我床上運動了一下。你們難道不喜歡我這樣的打扮嗎?”他倆也經常一起在派對上成雙入對,穿梭于觥籌交錯之間。

        這次的內羅畢一行,Andreas也幫著張羅,并表示對這次旅行“愛到不行”。Vivienne卻恰恰相反,覺得非洲既熱又悶,而她必須給自己、Andreas和模特Elsie在一輛沒有鏡子的貨車里做造型。同時她也擔心當地人會以為她居高臨下,在貧民窟里作威作福。不過后來有人告訴她,當地人對她在這個年紀還表現得這樣精力充沛而感到“驚異”?!拔衣犃朔浅8吲d。他們沒有因為我侵犯了他們的領地而生氣?!彼陔s志上看到一組時裝大片,上面的模特和馬薩伊人(肯尼亞和坦桑尼亞的游牧狩獵民族)在一起跑跑跳跳?!拔矣X得這看起來既詭異又糟糕?!彼f。

        當然,她當時看到這組圖片也純屬偶然,因為她本人對雜志、電視、電影等大眾媒體都不感興趣。她只看書,并且只讀非小說類的書籍,如羅素、戰地記者John Pilger的著作?!邦愃朴谧稣{查。任何跟利比亞有關的東西我都看?!蹦撬欠襁BJilly Cooper這樣的暢銷書作家也不看?“不看,”Vivienne覺得自己更“趨于知性”。她每天要花上好幾個小時看書,思考全球所處的困境。五年前,她就曾把自己的思緒整理成一份“宣言”,創作了一出融合各種角色的政治舞臺劇,希特勒、匹諾曹、漫游仙境的愛麗絲等人物齊集一堂,其中的一句臺詞說道:“匹諾曹,你別跟個混球似的?!彼硎?,自己寫這部戲的宗旨是勸阻人們別再繼續血拼,而這也正是她所信奉的拯救地球的事業之一——盡管她自己就擁有一個全球化的時尚品牌,并經常飛來飛去為它做宣傳。

        “是的,這是個問題,”Vivienne說,“要不要把我的公司關掉,并宣稱‘我關掉公司是因為我們不該再生產這些東西’呢?我們的世界是不是已經有了太多垃圾,太多無用的東西?”說到這里,她停了下來,看看我是不是要回答說“是”,又接著說:“好吧,你現在是想要看我為自己辯解吧。我討厭辯解。我只想說,生產這些衣服的工人收入都還不錯?!闭f著,她又岔開話題說道:“噢,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該這樣做,是的,我自己都不知道。嗯?!?/p>

        她真正想表達的意思其實是:人們應該花錢去買一件質量過硬的T恤,而不要“花同樣的錢去買一打廉價貨”。她建議消費者在購物時精挑細選,一旦選好了,就好好對待服裝,最好別洗太勤,讓它能穿久一點。Vivienne自己也不怎么介意衣服是不是穿臟了——事實上,她更喜歡衣服散發出“舊舊的味道”。在她看來,多數的快銷高街時尚都面目可憎,尤其是那些“難看得要命的廉價迷你裙搭黑色緊身衣,這簡直是最可怖的打扮了。不論是誰穿上這么一身,都會難看至極。我討厭這些東西!”

        大約五個月前,她批評Kate Middleton穿衣太沒品,不適合穿她設計的婚紗。一開始她似乎對自己的這一言論有些后悔,改口說劍橋公爵夫人的品位“可能還在提升”。但不久之后,她又吐槽說:“我覺得她的眼妝不對頭!眼線畫得太生硬了,看起來很兇。她要么畫煙熏妝,要么就干脆不畫?!?/p>

        既然這樣,那么在她看來公爵夫人的穿衣品味到底如何呢?“我不會發表評論?!蓖nD良久之后,她說道:“你應該去問我的紙樣師Iris!”想了想,她補充說:“這么說吧,在我看來,她給人的印象只是個——”她做了個引號的手勢,“‘普通的婦女’,也就是那些會買高街時裝的人。我認為,不管穿什么衣服,她都應該表現得像個杰出女性。這并不是精英主義,而是說去證明你本身很優秀。干嗎不呢?你的衣著能告訴別人你是一個什么樣的人?!?/p>

        Vivienne從來都是這樣,坦誠得讓人為之一振,或者像她自己描述的那樣,“嘴巴很毒”。

去年《欲望都市2》上映時,Vivienne只看了十來分鐘就沖出影院。盡管在該片上一部中,制作人選了她的設計作為女主角Carrie Bradshaw的婚紗,她還是不留情面,坦言續集完全缺乏“新銳時尚感”。

        Vivienne也經常就概念藝術和朋友發生爭執。在她看來,所謂的概念藝術就等同于“市場營銷”,是“用一架破鋼琴上僅存的三個琴鍵彈的交響曲,再混雜幾聲石頭砸進馬桶的聲音”。去年二月,在《Elle》風尚大獎的頒獎典禮上,Emma Watson榮獲“風尚偶像”大獎,Vivienne負責為她頒獎。她竟然宣稱自己完全不認識Emma Watson,令人大為震驚?!拔覍λ粺o所知,”Vivienne一邊說,一邊把獎杯頒給了Emma。

        是的,Vivienne的意見有時候真的讓人惱火。當我問她現代婦女是否該為發胖和不夠時髦擔憂時,她說:“如果你瘦點的話,就會好看很多?!彼龑ο聦僖埠敛豢蜌?,總是把Christopher支來喝去。她常說只有紙樣師Iris才是他們之中唯一可圈可點的人,稱她是“一個天使,上帝的禮物”,而剩下的人都“差強人意”。她雙手抱胸說道:“我只能這么說。他們??還行吧?!?/p>

        對于別人也有品位和風格這件事,Vivienne似乎很不想承認。她承認Kate Moss很會穿,但又嫌她“穿太多古董衣”。不久前她剛從這位超模的婚禮上回來?!拔冶緛聿惶菀子X得什么東西好玩,但這場婚禮是我們參加過的最好的派對了。我非常開心。我們送了她一張便條外加毛巾作禮物。參加婚禮一般都送毛巾,不是嗎?”她說。

        此番遇上Kate Moss婚紗的設計師John Galliano,也讓她非常高興?!八雌饋砗懿诲e,”Vivienne說,“不再消瘦憔悴了?!盫ivienne還沒看過Galliano在酒吧發表反猶言論的錄像。這段言論讓Galliano丟掉了Dior的工作,還被告上法庭。對此,Vivienne評論說:“我希望我看起來不像在幫他開解,但和他談話時,我就在想,這些罪名是從哪兒冒出來的?我真的不信John會發表反猶言論,他是我所認識的最貼心的人了?!痹谒磥?,Galliano當時一定是“惡魔附體了”。

一個大膽的婚約

        神奇的是,1990年代中期,Vivienne一度曾想爭取Galliano的職位。當時她在時尚界已經十分有名,其海盜裝、牛仔裝、內衣外穿、迷你撐裙以及“搖馬”木底鞋等經典造型屢屢被模仿、致敬。正如另一位英國設計師Jasper Conran所說,她就像其他設計師的一帖“催瀉劑”:“Vivienne設計,其他人模仿?!?/p>

        盡管如此,她卻從未得到過嚴肅的對待。人們把她的設計視為富有爭議、古怪新奇的玩意。Dior在看了一眼她設計的“長陰莖的鞋”之后就連連說“不”—這次遭拒直接讓Vivienne陷入了危機。當時她在財務上已經有些困難,還開始討厭起了自己的工作。終于,丈夫Andreas對她下了最后通牒?!八盐規У焦珗@去散步,對我說,即便你真的討厭現在的工作,你要么克服,要么就找點別的來干?!?/p>

        Vivienne參考了美國海軍準將Perry——這位號稱打通了日本和西方交流渠道的海軍船長——的故事?!八褬尲茉跂|京港——也可能是其他什么地方——對日本人說:要么跟我們交易,要么我們就開槍。三天之后,那些日本人都穿起了西裝,改變從此發生了。我想,我也要改變自己,從此以后我要變得喜歡我的工作?!?/p>

        現在,Vivienne用寫作和思考把自己與設計及宣傳活動等“可怕雜務”隔開。她把事務性的問題交由Andreas打理——事實上他此刻就在樓下,正在監管網站維護和下一季的廣告。Andreas為人彬彬有禮。他抓住我的手說:“Koormilla(其實我的名字是Camilla),多好聽的名字??!”他穿著V領的粉色毛衣搭配橘色高爾夫球褲,就像一個鮮亮版的高爾夫球員Colin Montgomerie。只有那么一小會兒,他看起來有點慍怒——我提起Vivienne把50%的成就歸功于他?!八鲜沁@樣說,”Andreas翻個白眼,不屑地說。

        據Vivienne說,Andreas有時“專橫至極”,好幾次在拍片時對她大吼大叫,在發布會時打她屁股來催她出場??吹贸鰜?,很多事情是他說了算,而Vivienne只負責在樓上默默用啤酒墊做裙子。在過去15年中,Andreas重振品牌,把她最賣座的設計推陳出新,并獲得了巨大的成功?,F在Vivienne的公司旗下有四個系列,還不算婚禮禮服、配飾以及香水,營業額已達2000萬英鎊。

        Vivienne曾經也被Andreas拉著參加了幾項非常奇怪的合作,包括為某品牌設計限量版的酵母。這都是Andreas的主意?!拔覀円裾账南敕ㄗ??!彼f。幾年前,Andreas成功勸說Vivienne搬出那個她和前夫Mclaren及兩個兒子在克拉彭一起住過的市建公房,搬進附近一座安妮皇后時期修建的莊園。這個新家里的家具都是他從自己最喜歡的Peter Jones家居店里買來的。他包攬了所有家務,還負責照料一個屋前花園。難怪Vivienne如此成功,這都要感謝Andreas不折不扣的中產階級做派。她評價他“聰明”,但又“非常古怪”。古怪?“喜歡上了年紀的女人,這難道還不古怪嗎?”她笑著說。

        他倆認識的的時候,Vivienne已經和前夫離婚多年,和當時的情人Carlod’ Amario斷斷續續地住在意大利(Carlo現在也還是她公司的執行總監)。Andreas則慢慢把她追到了手,時不時請她吃個飯、看場音樂會,把自己設計的作品拿給她看(其中一件是由兩根棍子撐起來的斗篷,還有一條大得只有爬上梯子才能夠到的裙子)。不過,Andreas的求婚契機,卻來自于一張允許他留在英國工作的護照?!拔覍λf:‘Andreas,現在我只想到一個辦法,那就是找個人和你結婚?!f:‘這樣的話,Vivienne,我就想和你結婚?!一卮鹫f:‘這我倒沒想過?!盫ivienne回憶說。他們還真秘密結婚了。她甚至連媽媽都沒有透露,后者在三年以后才從報上獲悉了這一消息。

        那她媽媽說了什么呢?“我不記得了,”Vivienne說。不過Andreas倒是和丈母娘相處不錯,每周還會帶她去酒吧過夜生活?!八浅i_放?!狈婚g傳說Andreas是雙性戀。從他放滿細高跟鞋、丁字褲和皮質面具的衣櫥來看,我們是永遠不會知道答案了。Vivienne只會講述他們作為“丈夫和妻子”生活,而Andreas在閑暇時做什么“完全是他的自由”?!拔腋谝黄鸷苡邪踩?,”她說,“我會永遠愛他?!?/p>

一段陳舊的情史

        Vivienne的前夫Malcolm McLaren去年死于癌癥,享年64歲?!拔液蚆alcolm在一起的時候也是很開心的,我們之間火花四濺。我當時想順其自然,不過——”她深吸一口氣,說,“他太帥了?!?/p>

        他們在1965年相遇,那時McLaren還是一個17歲的藝術院校學生,而Vivienne已婚,有一個剛出生的兒子,老公是一個空乘,名叫Derek。McLaren曾說過Vivienne在性生活方面精力旺盛,喜歡裸著身子在房子周圍散步。她本人對此卻極力否認,還一本正經地借用超模Jean Shrimpton的話說:“性生活對我來說絕不是生活重點?!蔽蚁?,這跟她的出生和成長經歷有關。

        她父親是Wall’s香腸廠的員工,母親在果蔬店工作。他們相當有上進心,經?!跋朕k法掙些外快,即便養狗這樣的差事也不放過”。Vivienne說。

        在學校里,Vivienne一直表現得非常聰明好學,但也相當調皮?!拔覜]什么理想,只是一個喜歡做白日夢的鄉下姑娘?!彼f。她的第一份工作是在豌豆廠當工人,一直干到舉家搬往哈羅(Harrow)經營一家郵局。僅僅在哈羅藝術學校念了一個學期書,她就通過培訓成為了小學老師,同時也遇到了第一任丈夫Derek Westwood。直到現在,她還是一副藝術老師的架子,平時愛咬眼鏡腿。對于不夠“知性”的人,Vivienne很看不起。她抱怨自己和McLaren的兒子Joe“從小不愛讀書,不過現在好點了”。這位Joe現在也是市值6000萬英鎊的內衣連鎖店Agent Provocateur的老板。

        對于自己是個不稱職的母親這一點,Vivienne從不否認。如果孩子太早把她吵醒,她就會不高興。和McLaren交往沒幾周,她就懷上了Joe。McLaren一直說他的祖母曾給過Vivienne一筆錢,讓她把孩子打掉,但她卻用這筆錢買了一件羊絨衫。他們經常吵架,McLaren對她予取予求,而她每天都在淚水中度日。在她被學校解雇之后,McLaren讓她在他店里干活,幫著給他和樂隊Sex Pistols做衣服。

        她從沒真正想要進入時尚這一行?!安贿^我知道我能行,后來我又意識到這一行的影響力,于是決定做下去?!?/p>

        除此之外,她也很喜歡經商和政治,并決心要“得到認可,而不是讓別人隨便拿走我的點子”。正是這個想法讓她走到了今天。曾經人們以為是McLaren的才華在支撐著她,后來事實卻證明恰好相反。作為設計師和時尚偶像的Vivienne一路長紅,McLaren的音樂生涯卻就此黯淡。時至今日,Vivienne坐擁1000萬英鎊的個人資產,還經營著一個世界一線時裝品牌。

        和Burberry、Mulberry和Paul Smith等英國品牌一樣,Vivienne Westwood也把英倫風作為自己的賣點。她在日本開有47家門店,位于倫敦西區的門店也常常被旅客擠到爆滿。她宣稱自己對時尚不感興趣。當我問她曲線美是否會回歸時,她說:“我才不在意?!笨墒蔷o接著,她就拿出一本圖冊,急急讀了起來,并且垂涎地說她一定“要這件衣服,它可以在騎車的時候穿。還有這條緊身連衣褲也必須買”。我們看著那張圖片,上面一個骨瘦如柴的模特穿著狩獵風緊身彈性套裝,胯部夸張得可怕?!拔矣X得這真好看,有點像個野人?!盫ivienne說。

        要知道,她已經70歲了。

 

2012年02月20日

鄭永剛 杉杉反向掙錢
東京國際時裝之父: 三宅一生

上一篇

下一篇

Vivienne Westwood正義的事業

添加時間: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色偷偷2019免费视频观看_特黄特色的大片观看免费视频_无码国模国产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