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級定制需要新鮮血液,設計師之間的巨大代溝在Galliano 和Lacroix 離開后更為明顯。撐起定制服半邊天的三位大師Lagerfeld、Armani 和Ala a 均已年過70,誰將成為下一個謝幕者?所幸,新秀們在本季交出了尚為令人滿意的答卷。

 

褒貶不一的處女作

為了讓缺乏亮點的定制服時裝周奪回往日的光芒,法國高級時裝協會主席Didier Grumbach先生不是沒有付出過努力。這一回,他成功地說服睽違秀場已久的大師Azzedine Alaia重出江湖,舉辦了六年來的第一個大規模發布會。曾經師從Emanuel Ungaro的意大利人Giambattista Valli也在委員會全票通過的情況下進入了時裝周的官方名單——定制服的世界很久沒有這樣熱鬧了。

事實上,這片兩萬美元裙裝的舞臺早就需要一些新鮮血液了,但在原先的主角Christian Lacroix和John Galliano相繼退下后,“總導演”Grumbach先生顯然急需新人救場。
時裝周首日,Valli的發布會在距離Saint Honore街不遠的馬德蓮廣場長廊召開。這樣的選址再恰當不過:他的工作室和樣衣間就在樓上,新開不久的成衣店鋪也在不遠處。長廊的菱形黑白地磚成為天然伸展臺,為數不多的觀眾坐于兩側,每個人都是第一排。創立品牌不到8年,Valli已積累了大批名流顧客,本場秀除了有Lee Radziwill和Daphne Guinness坐鎮,當然也少不了Brandolini和Dellal家族的成員。

以一身日裝造型開場,Valli的新系列從一開始就傳達著正面的訊息:誰說高級定制的歸宿只有紅地毯和博物館?帶給設計師啟發的是舊時時裝沙龍模特在試裝間隙所穿的樸素白襯衫,它們不是以府綢襯衫裙的形式出現,就是化作一條及膝半裙,搭配黑色針織衫——上面還繡了一條珍珠項鏈。

夸張或激進從來都不是Valli的風格,他鐘愛1960年早期溫順優雅的時裝線條。為摩納哥夏洛特公主參加舅舅阿爾貝二世親王的婚禮而設計的那襲淺藍色禮服配斗篷,在這場秀上變為大紅色版本,制作精美的褶裥式雪紡長裙隨著貓步翩翩起舞,充滿想像力的金色珠寶則讓人回憶起Claude Lalanne的身體首飾。

“我想做無季節性且不易過時的服裝;要簡單、現代,同時不會犯錯?!盫alli在發布會前表示。此言聽上去倒像是給名媛們的保證書。如果他有朝一日被視為這個時代的Valentino或Hubert de Givenchy,你我都不應感到奇怪。

相比前者,同樣交出處女作的英國人Bill Gaytten就要不幸得多:這位暫時執掌Dior時裝屋的Galliano前任助理的發布會得到了媒體的一致冷遇?!都~約時報》的Cathy Horyn撰文寫道,“我喜歡Gaytten先生,他是個甜心,可他不是一個設計師?!?/p>

讓我們不要對一位在工作室默默耕耘了10多年的制版師過于刻薄。Gaytten的出發點其實是好的:Frank Gehry的建筑作品,Jean-Michel Franck的室內設計,以及1980年代的“孟菲斯集團”藝術運動——無論哪個都比Galliano事業末期的發布會靈感有趣得多。但在羅丹美術館的天橋上,擺在觀眾眼前的卻是另外一回事。戲劇化的褶皺與排列組合的水果色縱然呼應了主題,但時裝最重要的美感在哪里?

和Alexander McQueen的副手Sarah Burton一樣,Gaytten擁有揮舞剪刀的能力,但卻唯獨不具備前上司的眼光。這一點從Dior此次的整體造型上也可見一斑:盡管沿用了Galliano的團隊——Pat McGrath的妝容,Orlando Pita的發型,Stephen Jones的帽飾,還有Michael Howells的舞臺設計——可總感覺少了些什么。在找到真正的接班人以前,Dior公司本有充足的理由缺席本季時裝周,但他們并沒有這么做。鋌而走險的代價是,這場秀暴露出了時裝屋內部群龍無首的真相。

又一批新秀入侵

回想起來,上一次新人大舉入侵高級定制還是1997年春夏的事。那一季,Galliano從Givenchy跳槽去了Dior,推出了那個令他躋身大師殿堂的馬塞部落系列;接替他入主Givenchy的Alexander McQueen,則發布了好評惡評參半的古希臘神話系列;初嘗“禁果”的還有Gianni Versace和Jean Paul Gaultier。人才濟濟的局面締造了高級定制一段時間的輝煌,時隔兩個7年,Dior時裝屋的寶座再次空缺,是否預示著另一個輪回的開始?

當今成衣領域最杰出的設計師——Nicolas Ghesquiere和Alber Elbaz,Raf Simons和Marc Jacobs——將來有可能染指定制服嗎?

目前活躍于高級定制的這批新秀中,ANDAM大獎提名人Alexandre Vauthier的紅色新系列展現了一定程度的良好工藝,但就像Cathy Horyn說的,有些設計“仍擺脫不掉電視選秀節目的商業感”。一直以來頗受歡迎的Alexis Mabille,新系列以動物為主題:“蟻”是一條露出大腿兩側的黑色縐裙,“狼”之裙在兩臂各飾了一排Swarovski的尖刺,“馬”之裙則在胸部一側垂有絲質流蘇。這些裙子帶有法版《Vogue》式的冷艷性感,問題是大都似曾相識。

另一個法國人Bouchra Jarrar曾任Nicolas Ghesquiere助手長達10年,她知道如何對付男裝面料,也知道如何讓一件外套瀟灑地裹在身上,至于她異常簡潔的作品究竟是定制服,還是成衣,這很重要嗎?不過,Maxime Simoens倒是承認他的系列里只有20%能被嚴格稱為定制服——當然,就是那些最浮夸的,一條裙子的領部鑲嵌著水晶,另一條的后背拖著斗篷。
在所有掌舵高級定制時裝屋的設計師中,37歲的Riccardo Tisci是最年輕的一位,他為Givenchy帶來的新作靈感來自于“純凈”?!拔以囍鴱暮诎抵袑ふ夜?,非常微弱但純潔的光束,就像一個浪漫的美夢?!彼f。

在Tisci看來,“高級定制里最美妙的部分就是創作伊始所用的白布”,因此他為這一系列也選擇了最接近于布料本身顏色的調色盤:淺米色、象牙白和純白?!鞍咨部梢允且环N非常強烈的顏色?!盩isci聲稱,“如果女人想要同時表現性感與柔情,那么白色就是她的不二選擇?!?/p>

這一系列的剪裁流暢而修身,最大的看點均在細節里。譬如,薄薄的紗裙上點綴著水晶制成的墜子,在燈光下變換著光澤,Tisci將之比喻成“天使的眼淚”(據說這些墜子在衣服上的排布參照了鴕鳥皮膚上毛孔的分布)。與裙子相搭配的涼鞋則受到了十九世紀宗教圖畫中常見的蠟花的啟發,每一雙也都獨一無二。此外,設計師最喜歡在邊緣處加入垂墜的金色鏈條,每一條鏈條寬度都小于一毫米,甚至連合金包都懸掛著垂到地上的鏈條。

經過卷曲處理的鴨毛與鴕鳥羽毛堆疊在禮服的領口,細小的蕾絲邊在連衣裙胸部位置圍繞成一個精致的心型鏤空;就在高領和精致的細節讓你領略了一番美好年代的風情后,背部下擺的圓角剪裁設計和粗短的拉鏈又把你帶回到21世紀。

年齡懸殊的創作者

假如Pier Paolo Piccioli和Maria Grazia Chiuri的過去六個定制服系列還未能讓你記住他們的大名,這是否說明他們為Valentino做得還不夠呢?常年受訓于配飾部門,Piccioli和Chiuri上任后的第一場秀就是最能考驗功力的高級定制,挑剔的評論界對初來乍到因而手法生疏的兩人并不看好。三年后的今天,前排觀眾的態度發生了微妙的改變。

坐在Anne Hathaway身邊看完這場發布會的前品牌管理人Giancarlo Giammetti只用一句話就抓住了該系列的精髓:“非常Kate Middleton”。多虧這位英國新王妃,乖巧、不張揚的公主裙突然成了時下的流行。而Piccioli和Chiuri也用對了圓領、長袖和相對寬松的腰線,使得透明薄紗裙和天鵝絨落地裙在保持端莊的同時,仍不失少女的氣息?!拔覀冊趯ふ遗缘膬炑??!盤iccioli說,“優雅這個詞我們現在用得不多,但我認為衣著得體在當下反而具有一種反叛精神,奢華可以無關高調?!?/p>

高級定制不是一場任何人都玩得起的游戲。對年輕設計師而言,她就好比一頭危險的野獸,馴服她需要勇氣和毅力。2005年,當Giorgio Armani以71歲的高齡離開米蘭,北上巴黎發布其首個高級定制系列時,他懷抱的又是怎樣的夢想和決心?定制服是這位成衣之王此生唯一未涉足的高峰。

今年春天,Armani曾因日本大地震取消了原定的東亞之行,在一個以中國為主題的度假系列后,新系列又向東瀛致敬:櫻花標志成為印花出現在布料上,半裙上的皺褶源于折紙,套裝上腰帶的靈感則來自和服。Armani延續了他對閃光面料的喜愛,修長的輪廓在添上迷人的色彩之后顯得更為嫵媚。只不過,有的裙子過于窄瘦,讓幾個模特不得不像京都的藝伎那樣邁著小碎步行走——在1980年代,Armani的剪裁可是以解放女性出名的。

和Armani一樣成名于80年代的Azzedine Alaia如今也已年過七十。如果說定制服的核心意義在于對身體的不斷解讀,Alaia堪比女性解剖學的設計風格可能最接近于巴黎高級定制最初的精神。

雖然多年來從不間斷地推出特別定制作品,這卻是Alaia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高級定制系列。在這場發布會上,和以往人頭攢動、攝影師的長槍短炮齊上的景象不同,在場只有三位攝影師,一位負責錄像,一位負責抓拍服裝,還有一位負責現場的全景照。沒有華麗的舞臺,沒有眩目的燈光,設計師推出的新廓形是演出唯一的主角:一半身是一件短夾克,下配一條修身的長裙,后背或許還飾有凸顯身體曲線的兩條拉鏈。

Ala?a把他之前標志性的短裙也做了改造,將之搭配白色的棉質襯衣。不過,這次的高級定制系列在細節上的特點遠勝過剪裁:我們可以看到羊毛材質的裙裝上雜草一樣的線頭和毛邊,外套上故意織入的坑坑點點,甚至還有融合了皮草和鱷魚皮的面料。發布會的最后,小山羊皮、天鵝絨,還有絲綢緞帶都被極其巧妙地融合在了在一條格紋裙上。

孤獨的表演

有趣的是,本季贏得最多掌聲的兩個系列來自兩個平時互不欣賞的設計師——Alaia和Karl Lagerfeld。在不久前的一個采訪中,Alaia公開表示了對Lagerfeld——以及他的忠實追隨者Anna Wintour的不屑:“我不喜歡他的時裝,也不喜歡他的態度。Karl Lagerfeld這輩子從沒碰過一把剪刀。這倒不是說他不出色,他完全屬于另一個體系?!?/p>

正是如此。以設計成衣走紅的Lagerfeld,本來就不是一位傳統意義上的定制服設計師,他為Chanel導演的全新夜間時裝秀也和本周的其他發布會截然不同。繼在大皇宮中央樹立了巨型香水瓶和金獅雕像之后,Lagerfeld此次又命人在館內復刻了Coco Chanel生前最愛的旺多姆廣場——Chanel女士所居住的麗茲酒店就在那里。廣場中央的銅柱在大皇宮變成了美輪美奐的燈柱,頂端的拿破侖塑像也被換成了Chanel的。

在過去,Chanel、Dior和Jean Paul Gaultier的發布會被視為高級定制時裝周的三大亮點,隨著Galliano的謝幕,Chanel孤掌難鳴,Gaultier也因此寄托了更多的希望。

一位女芭蕾舞者走進練舞室,惡魔般的男教練要求她的表演必須體現出黑天鵝和白天鵝的兩種性格,這是電影《黑天鵝》的情節,也是Gaultier發布會的開場。芭蕾舞裙和羽毛發飾構造出天鵝湖的夢幻世界,Gaultier卻試圖挖掘出童話的黑暗一面。

不管是開場的那件剪裁類似短款風衣的夾克,還是斜紋軟呢質地的半裙,都在下擺處隱藏著出其不意的羽毛,召喚出戴著頭飾的俄羅斯芭蕾舞者形象。Gaultier在整個系列里貫穿使用了許多極具相象力的羽毛裝飾:從五彩幻色的仿真鸛毛,到用公雞羽毛裝點袖子的晚裝外套,再到山雞羽毛做成的色彩斑斕的飄曳薄紗裙,這些羽毛效果都是通過無比精致的刺繡工藝來達到的。

Gaultier繼續將他喜歡的圖案翻來覆去地進行提煉和創新。短裝上衣被重新設計成針織套頭衫的樣子,形似布爾代勒博物館展示的Gres夫人設計的禮服。在同一段伸展臺上,Gaultier也為男士們(大舞蹈家Nijinsky和Nureyev的后人)提供了Gres夫人式的形象,例如用一條腰帶將白色的垂褶袖針織衫與男士無尾式禮服連接起來,或是今季時裝周中非常搶眼的斗篷。

整場秀的最后,法國流行女歌手Mylene Farmer出現在秀場上。她身穿機車夾克,下身穿一條下擺撐開的短裙,讓人忍不住聯想到Gaultier的偶像Yves Saint Laurent在1960年代初,為Zizi Jeanmaire的熱門單曲“Mon Truc en Plumes”所設計的形象。

回到Chanel的秀場。Lagerfeld對經典斜紋軟呢套裙的熱情似乎從未消減,此番又推出了一系列新的剪裁,如直身的灰色套裙,或是喇叭狀的細腰外套。另一部分創新則體現在各種令人驚艷的面料上:亮片鑲嵌和斑駁的Lurex絲線,以及只能湊近了才能看懂——甚至也未必的幻象圖案。

Lagerfeld的高級定制服總愛在不同層面上蒙蔽觀賞者的雙眼,把通常只能讓這件定制服裝的主人知曉的秘密不露痕跡地展露出來。在這個系列里,一套服裝的三種輪廓里就蘊含著這樣的一個秘密:一套看起來很合體的套裝卻能被分解成緊身短上衣、緊身胸衣和鉛筆裙三部分。要應付晚間場合,一件“套裝”可以變成一條無肩帶禮服——既能是長裙(加上刺繡的襯裙托),又是能一條及膝的雞尾酒裙。

模特頭上歪戴的斜紋呢沿帽也別具一格,上面飾以一圈黑色鴕鳥毛,下面再輔以一層蕾絲使得雙眼若隱若現。除此以外,可脫卸的袖子、斜紋軟呢和蕾絲材質的臂環等配飾也能讓變裝更為有趣。晚裝方面,兩件深藍色的款式尤其讓人印象深刻:一件是讓人驚異的亮片裝,衣服上的亮片一直延伸到及膝靴上;另一件是對之前腰裙套裝的改良,鴕鳥毛烘托出了裙撐的效果。

 

2011年07月29日

極致撞色,歐美大牌范速成法
牛仔喇叭褲今夏強勢回歸

上一篇

下一篇

新演員登上了老舞臺2011秋冬巴黎高級定制特別報道

添加時間: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色偷偷2019免费视频观看_特黄特色的大片观看免费视频_无码国模国产在线观看